沈郁

ooc致歉

使用愉快


“我想布拉津斯基先生还在等我们呢。”一个学生朝坐在红木椅上满脸皱纹的老人伸出了手。老人咳了两声,伸手向前方摸索了一阵,并没有将手放在那只与他截然不同的年轻的手,而是抓住了自己的木头拐杖。

“噢……”学生有些尴尬,只好将手收回了身侧。

“年轻人,我了不需要什么帮助!”老人笑着说,还用拐杖调皮地敲了敲学生的腿,“哈,我也年轻过!我还当过兵哩!”学生抓了抓头发,干巴巴地笑了笑。王耀一撇嘴,他想,你肯定不信!于是他张了张嘴用已经不太清晰的声音说话。

“你可别不信,我啊,我啊……”王耀忽然停住嘴巴,他花白的头发在阳光下反光严重,把那一张刻满了皱纹的脸衬得几乎发光。“怎么了?王教授?”...



永夜


天太冷了,风也太急了。

他看着面前消瘦的憔悴的东方男人,一句话也没说。

还叫他说什么呢?

当初,他们坐在花田里共许半生清雅。

而如今,他还是那个霸道蛮横的北方战士,他也还是那个高傲清冽的南方天子。但,怎么也寻不到半点当初相沫以唾的影子。

似乎什么都没变,又好像什么都变了。

——你…怎么瘦了?

伊万眯着紫瞳,平淡无奇的语调,他的担忧,愣是一星半点也不肯显露。

——与你何干。

东方人的语气带着昭彰的恶意,层层包裹,再也看不出他本应有的东方温婉。

伊万许久说不出话,他们似乎不该有如此恶劣的情绪,忽然发觉,却叫他手足无措。

与我……何干?

伊万露出一个貌似纯良的笑,不浅不深,却看得王耀打了个寒颤。

又是这样的笑容,...

[王也×你]“我乐意儿。”


ooc致歉

也总的对话处如果留有空白,

请代入自己的名字

食用愉快


如果没遇到王也的话,你都不知道这世界上还有这么吊儿郎当的道士。

这人头发永远梳不整齐,一双死鱼眼似乎几百年没睡够。明明是个道人却站得像棵歪脖子树,浑身上下都散发这一种“家里没着火莫烦老子”的气息。

可武当山那么大旅游团那么挤,你却偏偏注意到了他,也唯独你看到了他松垮道袍下的仙风道骨。

“道长,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啊?”那是你第一次主动搭讪,还是跟一位道士。

王也看着你,眼神里看不出情绪。你这才发觉自己做了什么事,心跳忽如雷鼓,耳根子都红透了。

似乎是注意到了你的变化,王也忍不住眯起眼睛笑了。...

晚自习忍不住摸鱼
我爱王道长呜呜呜呜

#模仿色调
#灵感来源:切尸红人魔
p3,p4末尾是阿切老师的画

熬夜

今天的月亮
温柔
暗淡
我睡不着
手机亮起光
又黑屏
月亮还是
温柔
暗淡
躲不过这个夜
眼睛酸得
难受
嘴巴干得
着急
老人都跟我说
心要静才能做好事
我闭眼
安静地呼吸
我听见我的心跳
听见飞鸟
听见渡口的大爷
听见
听见
我自己的声音
我说
操你妈
我想睡觉了。

2018.08.24 06:09/沈郁

ooc严重 见谅。


  已是三月早春,万物生长。此时的北城仍有些许凉意,却也热闹非凡。
北城最热闹的地方是城中心。那有拥挤的车马,有着贩卖各式各样小物件的商人,有着穿着好看的裙摆挎着竹篮的小姑娘。还有北城最出名的艺妓楼——醉风堂。醉风堂名字取得实在别致,虽包含鱼水之欢,但念时仍有三分清韵留唇齿。
今夜的醉风堂何止是热闹,堂内堂外皆是人头攒动,像锅沸水冒着令人晃眼的热气。北城所有的人都在互相传达着一个消息——今夜是王先生最后一场《霸王别姬》!醉风堂美人如烟,但真正高不可攀的美态,除去名妓王耀,找遍北城也不再有第二人。北城的人都叫他王先生,围绕着他名字的绝对不会有猥琐下流的语气。...

          

        在某个沉沉的午后,看着桌子上散乱的书,我忍不住去想:我大概是真的老了。然后将衬衣脱下丢在地上,爬到床上去了。羊绒的被子温柔地触摸着我,略显昏暗的一道斜阳照进我的卧室,打进我的眼里。我默默地闭上眼睛,万物无色。
已经记不清什么时候开始遗忘一些人或事了。就是渐渐的,激情澎湃都被我一点点溶进咖啡里。我开始喜欢温柔的人,温暖的手,温润的唇。这些柔软得使我心尖发颤的事物让我猛然觉悟——且让他们仗剑...

      我已经有很久没梦过你了。哪怕梦到也只是个模糊的身影。老人们常说当你梦到一个人时,说明那个人在想你。那如果这样的话,我是不是能当成你在想我,只是频率不高,以至于我无法梦到一个清晰的你。可我也知道,这些话都是骗人的。因为我那么想你,你梦到我了吗?如果你梦到了,你怎么还不来找我呢。所以你的不联系,已经是答案了。
那天的同学聚会上我看到你了。你穿着一身得体的西装,脸上是职业化的笑容。我没有去问你最近过得如何,我害怕你会满脸尴尬的问我——你是谁?我突然就发现你也没有那么好看,不是仙人,也很普通。可那些对你念念不忘的日子里,你在我印象中是个足以媲...

沈郁

没屁放了瞎几把写。

© 沈郁 | Powered by LOFTER